2008-10-12 中國時報 【陳怡慈/台北報導】


     「全世界罵死我們了,連政院都在問:外界都說金管會不及格,你們還認為自己有七十分;可我們真的做了很多事,只是沒敲鑼打鼓跟外面講」一位金管會官員談及全球金融風暴下的「委屈」時感嘆地說,金管會是做到流汗、被嫌到流涎。


     雙十國慶這一天,金管會九名委員及銀行、保險、證券、檢查四大局局長,只想好好睡上一覺。過去九天,為了南山人壽、連動債及存款保障等問題,至少開了廿次會,而且創下該會新聞稿發布與委員會議召開都是史上最晚的紀錄。


     金管會的壓力竄升,與美國七千億美元紓困案有很大關係 。九月卅日 凌晨,美國參議院否決這案子,負責證券市場的金管會沒第一時間通報,反倒由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在清晨五點多打電話給陳樹,金管會從此上緊發條。


     為緊盯情勢,金管會十八樓主委、副主委辦公室外,四個螢幕的大電視牆,幾乎從上午八點到晚上十點、十五小時開著,金管會主委陳樹甚至親自改新聞稿,有人形容「被改到體無完膚、滿面紅字」,因局處呈報的寫法他無法接受,擔心外界會錯意。


     陳樹心思細、體力好,但最重要是他是少數可以跑馬拉松的政府官員,其他委員與局處長未必如此,因此對陳樹「喜歡開會、一開就很長、議而不決」的作風印象深刻。


     以南山人壽為例,三日晚上十點多,AIG美國國際集團高級副主席、現任南山人壽董事長謝仕榮在與美國AIG集團視訊會議後,即驅車前往金管會,和十幾名金管會高層密商,為了等美國眾議院通過新版紓困案,一直磨到凌晨三點半,才和金管會官員一起離開。


     謝仕榮住在香港,在業界,他的名字幾乎等同南山人壽,為避免南山因流動性問題危及經營,他主動提出未經主管機關書面許可,不會把南山資產移往AIG的承諾。


     這樣一件事,金管會不但開到凌晨三點,早上九點又繼續開會,包括到底該不該發布新聞稿?該用何種字眼形容?都討論上老半天。


     保險局長黃天牧力主絕對不可用「監管」字眼,因「監管」是保險法專有名詞,用來形容保險公司財務惡化,才需要主管機關出面處理,擔心引發負面聯想。於是有人提議用「介入查核」,以安定保戶信心,但又有人擔心:公司如果沒問題,怎麼會需要主管機關「介入」?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為了要不要用「介入」兩字,光這件事,委員會就討論了半天,最後陳樹認為,「這時候寫這種文字,外界才知道我們在做事」,才讓這「馬拉松」會議,有了句點,而無論就開會時數、發布時間皆是金管會未曾有過。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