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4 今日晚報 【中時電子報楊舒媚/專題報導】


       520交接當天,前總統陳水扁陪同新任總統馬英九進入總統府時,曾跟他「耳提面命」了幾句,大意是要他趕快搬進總統官邸,因為就安全維護上,官邸的縱深比較夠,不久後,馬英九正式把過去總統官邸的代稱「玉山官邸」,改為較為平民的「中興寓所」,象徵另一個時代的來臨。

    官邸一向是重要的政治決策中心,在陳水扁總統時代,甚至成為政經「交換」中心。不過,儘管馬英九已經先行為總統官邸「正名」,企圖改變官邸給人的神祕、權貴印象,但由於官邸必需進行裝潢與污水地下水道接管,因此馬至今未能搬進「中興寓所」。也就是說,從520就職後,位於木柵文山區的馬英九現今居所,據備實質發號政令功能,這從「萬鈞計畫」必須依此重新規劃總統逃脫路線的考量可以看出。


    其實,即便是馬英九正式搬進「中興寓所」,未來文山區在馬英九執政期間,都會是一個「權樞」要津,因為,除了有馬英九切不斷的、從小官當到總統,與文山區的地緣關係;很重要的,馬英九的「哥兒們」和心腹大將也都住這附近,便曾有一位馬核心開玩笑說到,「我們可是文山幫喔!」


    物以類聚文山幫成型


    「文山幫」的成型,並非是因為馬英九當選後,有人為了拍馬屁搬至就近,它比較是結構性因素。


    文山區在台北市的地價漲幅,相較於其他地區算是漲得慢的,加上鄰近郊區的景色,吸引了較多公教人員進駐此地。此番馬政府組成中,又以文官體系及大學教授為多,馬英九大量啟用這些人,這些人有許多就住文山區,由於自己也自此區出身,「物以類聚」下,「文山」自然成了新的權貴部落。


    馬英九住在興隆路二段的興隆公園邊,興隆公園是當地居民沒事兒會去運動、嗑瓜子聊天的地方,馬英九當選總統後,附近因派駐不少警察與特勤,顯得緊張兮兮。


    加上馬英九住所一出門就有紅綠燈,好奇的民眾等紅燈時會一起「向右轉」,瞄瞄這位新當選總統到底住哪兒,神經緊繃卻被交代「不能擾民」的維安人員,只能「裝自然」地用目光全身上下快速地掃描一遍這些「鄉民」,確定當中沒有可疑份子才稍微放鬆。


    這些動作每等一次紅綠燈、每換上一批新的鄉民就得重來一遍,有點兒像是三十秒就響一次的警報器,鄉民們晃呀晃地無意識地碰觸警鈴,特勤人員卻要高度戒備、確認每一次都不是假警報;若再有好奇人士,想要進一步把車駛進馬總統家那條巷子,就要心臟夠強、臉皮夠厚,才通得過特勤維安「微笑」下卻禁衛森嚴的壓力。


    馬核心皆在幾步之遙


    重兵戒護下的興隆公園,順帶也保護到馬英九的長年好友,新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前台大政治系系主任高朗。


    馬英九此次選舉的政策白皮書,高朗在過程中兜人、出主意,著力甚深,馬與高朗另一層很重要的關係是,兩人為「通家之好」。高朗就住在馬英九家後方位於山坡上的「華園山莊」,電視鏡頭上馬英九早起要在家附近跑步時,有時會右轉上山,跑著跑著就可以到高朗家了。


    所謂的「馬家軍」,其中高朗、金溥聰、蘇永欽(NCC主委)...等人,和馬英九交往已經二十多年,是馬英九在決策上、個人感情上,相當信賴與依賴的一群人。


    這三人中,高朗就住在馬英九家後面;蘇永欽也離得不遠,家在木新路與指南路交口邊;金溥聰原來也與蘇永欽住在附近,後來再往政大裡面搬,住進了與貓空、指南宮等風景名勝鄰近的二期重劃區。有意思的是,在馬英九競選期間,最後一個月才加入馬蕭競選總部擔任發言人的蔡詩萍,也住這一區。


    馬核心的「熟男」們以馬英九住的興隆公園附近與政大一帶構成了「文山幫」的主體,緊接著,另一群「小朋友」們也相繼往這裡搬。前國民黨發言人、現任桃園縣環保局長蘇俊賓,才在捷運辛亥站周邊買了房子,蘇俊賓新家到馬英九家,連搭車都不必;穿過鄰近的萬芳路往馬身邊第一策士金溥聰家晃,慢慢開車也不過十分鐘。


    前馬蕭競選總部發言人羅智強,則因為過去唸書的關係,住在鄰近政大的萬壽橋旁,與他比較近的馬家班是蘇永欽,不過,走幾步路搭個捷運就可以到蘇俊賓家,計程車也跳不了幾塊錢就可直達馬英九或金溥聰住處。


    原本,離開馬英九辦公室後,羅智強在去浙江大學唸法律還是於政大繼續讀外交兩者間猶豫,他個人意向是去浙大攻法研,不過,身份敏感加上馬英九也不希望他走太遠,最後被「勸服」留在台灣讀書。因為這樣,羅智強將繼續留在文山部落攻讀政大外交所。


    馬英九的「哥兒們」與栽培後進多住文山區,國民黨不少高官權貴也依著文山區而住,未及上任內政部長即過世的廖風德,就住在軍功路,他便是假日於附近爬山期間心臟病發過世的。


    文山區附近多山,文山幫們休閒假日常去爬山,仙跡岩、政大後山、貓空、指南山一帶便成了「政治山」,認真一點兒走可以遇到不少國民黨高官,環境熟悉容易有共同話題,默契與共識自易形成。整個來說,文山幫的「政治山」是因為講究生活、健康而形成,與民進黨某些人幾分酒意和權勢薰染後爬出的「枕頭山」路線大異奇趣。


    陳水扁卸任依舊與權貴共處


    權移境轉,以馬英九為首的文山幫逐漸勢起;另一邊,甫卸任尚未找到正式住所的前總統陳水扁,則暫時進駐信義計畫區的豪宅部落。


    位於信義路五段、信義快速道路出口附近的寶徠花園廣場,最近除了豪宅固定的制服警衛外,也多了警察看守。


    相較於松智路與松勇路一帶豪宅,這一區的豪宅興建較晚,加上捷運信義線正在興建,附近垃圾桶雜處、水管錯落,偶爾還有幾隻老鼠在豪宅邊的水溝鑽來鑽去。


    這兒也會有因聽說陳水扁進駐而前來觀光的「鄉民」,但多是傍晚吃完飯後穿著運動衫、短褲到附近散步的歐吉桑、歐巴桑,駐守的警察有時把摩托車停在一旁,見有人經過,頂多轉頭望一眼,感覺「不會造成什麼大礙」後,神情不像馬英九住家前的特勤用輕鬆包裝緊張。


    也許是卸任元首的安全維護本就沒那麼需要大費陣仗,加上陳水扁如今的住家附近多種了不少「大樹」遮蔽,增加安全性;另一方面,豪宅區的每棟豪宅本身都有嚴密的安全維護,不少豪宅本身會聘用專業警衛,甚至還乾脆請來退休的特勤中心將領規劃「總統級」的維安,例如陳水扁的暫時住所附近,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與聯電名譽董事長曾興誠等權貴住的「信義富邦」豪宅,就曾於陳水扁執政期間,透過總統友人、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的關係,引薦了退休的特勤將領入駐保護。


    而且,豪宅警衛因為怕出事,各個比巡邏警察還緊張,即便明知是「鄉民」只因好奇來「觀光」,也一定盯著你直到離開其視線範圍,加上設在週遭的監視器,豪宅區權貴相互支援的綿密「火網」夠嚇人的。


    連受歡迎的電視節目「全民最大黨」,都不忘開個單元叫做「寶來花園廣場」,幽默一下卸任的總統陳水扁,就知道進駐了豪宅部落後,陳水扁的鄰居仍非富即貴。


    有「總統級」保護、號稱第一豪宅的信義富邦,包括鴻海總裁郭台銘、廣達董事長林百里、聯電名譽董事長曹興誠、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太電孫道存的紅粉知己顏寧、瑞軒科技吳春發、廣達梁次震(梁秀卿)等舉足輕重的大亨住這裡;連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引發喧然大波的魚翅宴也在這兒發生。


    隔兩個路口,到了松智路上豪宅群,「信義之星」裡頭住著克緹國際董事長陳武剛、太電孫道存的另一紅粉知己張瓊玲、B&Q總裁何湯雄,以及天后歌手張惠妹也曾入住;「信義之星」的對面是口碑豪宅「贊泰花園廣場」,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前監察院長錢復、前台北市長黃大洲、贊泰建設董事長邱嘉雄等為住戶基本成員;「贊泰」的前方「御之苑」,連晚上從花園灑水器不小心噴到人行道上的水,都會在燈光下透露「金色」光芒,這裡住有遠雄集團董事長趙滕雄和宏仁集團總裁王文洋;這批豪宅的正前方,還有殷琪所帶領的台灣高鐵公司為門面。


    甚至,包括台灣第一富豪國泰蔡家、與在信義區有三間百貨的新光吳家、中信辜家,都與陳水扁住的寶徠花園廣場僅幾步之遙。


    兩權勢部落後院相通


    信義區的權貴部落,有不少細緻的景點。「信義之星」晚上會從地上發出藍色寶石光芒的「星光大道」;高鐵公司後邊白沙碎石小花園與旁邊氣派豪華棕梠樹群搭配的大草坪;國泰金控和第一豪宅信義富邦間的造型石景、花棚子迴廊;信義富邦與亞太會館包圍住的希臘羅馬雕像水池;陳水扁住的寶徠花園廣場與信義富邦間那區安靜的田園,周邊有城市中難得聞得到肥料味的舒服人行道...。


    然而,和文山幫走遍文山區不太一樣,信義區的權貴並不太「走在路上」,多半是警衛驅趕行人讓路給豪華轎車;或是菲庸在豪宅顯明標記、擁有椰子樹的柵欄外等垃圾車時的三五成群;又或者偶而為哪家富豪辦宴會,偷空出來外面抽菸、還戴著白色高帽的廚子們;如今,當然還多了陳水扁豪宅外,望著老鼠跑來跑去的駐衛警。儘管周邊有不錯的景緻,信義區還是不太可能有個卸任總統在路上晃。


    不管是關在豪宅裡的權貴、或者滿山爬的文山幫,他們和「鄉民」你我只得遷就日子不同,他們的聚落特質,一再透露其權勢脈絡與思考習性。


    權貴聚落由一區轉到另一區,卻不表示文山幫與信義幫就是非我族類,或者哪一幫強過哪一派,信義快速道路,不是不到幾分鐘就把文山和信義兩權勢部落緊緊相連了起來。權勢彼此依畏的後院,才是要緊密盯著的。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