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晚報姜穎】2008/12/28


「我才不在意世俗的看法!」25歲的文權,從軍中退伍都一年了,還在家裡蹲。他說當兵時,看到不少在知名電腦大廠工作的同學,每天工作12小時,薪水只有3萬多。他就下定決心,退伍後要去考研究所,「自我增值」一番。


退伍後,他曾嘗試找工作,但發現不少工作都是「責任制」,上下班不固定,生活被工作綁死,薪水最多也只有3萬元出頭。文權就告訴爸媽,他要考研究所,希望念個MBA,找更理想、上下班自由的工作。


藉口念研究所 吃住靠父母


文權的雙親都在公司擔任中階主管,家中經濟不成問題,很贊成孩子進修。但一年過去了,文權卻遲遲沒有動靜,既不找工作,也沒有念書、補習。


「兒子是啃老族」,文權不止一次聽到父親向朋友抱怨。但文權不以為然,他認為,自己不想當一個平庸的上班族,更希望將來能為興趣而工作,不是為生活而工作。


「我真的要念研究所啦!」文權很堅持,只是他認為研究生的學位已經「不值錢」,他要選擇一個最熱門的系所才行,但一年過去了,他還沒選定要考哪個研究所。


「人家都已經畢業了,為什麼你會寫那麼久」,電話那頭,傳來老爸的聲音。阿肥回答:「指導教授說,我如果想念博士班的話,這種程度的論文還不行。」


碩士一念5 因為懶散


阿肥,68年次,是一所私立大學傳播科系研究所的「碩五」生。同班同學多已畢業,但阿肥堂堂邁入第五年研究所生活。「其實我的論文進度,一直停留在第二章,我爸媽也搞不清楚」,為什麼寫那麼慢。「就是懶散啊!沒別的原因」,阿肥很坦白。


阿肥家在新竹,他獨自在台北租屋,每個月的房租和生活費,都由擔任公務員的爸爸幫忙負擔。阿肥每天10點多起床,偶而打打工,或是去學樂器,日子過得挺愜意。


阿肥曾在某政黨擔任青年智庫,每天幫長官剪報、輿情分析、開記者會,看在外人眼裡,是前景不錯的工作。但沒多久他就主動離職了。「我沒辦法昧著良心做事」,政治公關宣傳的工作,看在阿肥眼裡,「很假」。


打工常抱怨 對老闆很有意見


「我想開一家咖啡廳」,阿肥常和朋友分享他的夢想。阿肥先到一家咖啡廳打工,最近,他又離職了。阿肥抱怨說,店家對員工很不友善,「工讀生竟沒有勞健保」。雖然阿肥自認對勞健保沒有需求,「但這是老闆對員工應有的基本友善」,他很堅持。此外,老闆把咖啡定價訂得太高,阿肥也很有意見,批評老闆「有違推廣咖啡的精神」。


有人質疑他是因為吃不了苦才離職,但他自有一套說辭,辯稱自己絕對不是因辛苦而放棄,純粹是因為工作環境不好。「有同事跟我說,因為在店裡能學到很多東西,所以要忍耐」,阿肥表示,很多人認為公司教導員工,是員工受惠,就算工作環境惡劣,也不該要求。但阿肥認為,勞雇雙方應互惠,員工沒理由吃虧。


「我知道會接受這種想法的人不多,和朋友分享想法,他們會覺得你是瘋子」,阿肥說,那是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看在外人眼裡,可能是逃避、懶散或是不想負責,但其實他有他的想法。


30歲還沒出社會 「會焦慮啦」


「會焦慮啦!」阿肥坦言,快30歲了,還沒「出社會」,多少會焦慮,但看到過朝九晚五生活的朋友,又覺得他們很可憐。


「好啦,明年7月我一定會畢業」,阿肥拍拍胸脯,篤定地說。「哈,不過就算畢業了,工作一定難找。台灣有上萬家公司,私人企業能有20家符合勞基法就偷笑了。」阿肥笑著說。看來,他還沒準備妥協。


尼特族


【聯合晚報王彩鸝】


「尼特族」是指一些不升學、不就業、不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族群。它是NEET的音譯,全稱是「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這個名詞最早出現在於英國,指1618歲年輕族群;在日本則指1534歲年輕族群。


尼特族主要分布在經濟高增長、生活素質高的國家和地區的青年階層。在香港稱為「雙失青年」(失學兼失業的青年),在美國稱為歸巢族(Boomerang Kids),指孩子畢業又回到家庭,繼續依靠父母的照顧及經濟支援,在中國大陸被稱為「啃老族」,在台灣過去常稱為「米蟲」,早期也有人戲稱「家裡蹲」。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