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自「一色純的筆」


星期天的一大早,我搭了5:40的客運到十分風景區。


走過四廣潭吊橋順著溪邊步道而行,避開遊客的清晨中,整個山水裏就只有兩位釣客和我。再走過觀瀑吊橋後走到十分瀑布遊樂區,遊樂區還未開門,再往回走時,已有一群遊客要過吊橋。我繼續走過老街去搭小火車,打算在遊客擁入十分前離去。


有人說望古很美,於是就在望古下車。我未曾在望古下過車,這車站邊没什麼人家,有一間重型機車的休息站,尚未開店。看了看火車道邊廢棄的吊橋塔柱,決定去看另一邊的塔柱。於是過橋再穿過馬路往山上走,没什麼人家,小路好像也没什麼人走。山上的另一邊塔柱上橫樑刻著“慶和橋”右邊柱子直刻“中華民國五十六年十月竣工”左邊柱子直刻“慶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耿炎建造”。難怪在十分時,我說要去“望古”,一位在地人說我是要去“慶和”。


下了山坡又往回走,溪邊有些釣客在釣魚,但我找不到下溪邊的路,看到火車道邊有一道架高的車道跨過火車道到對山,於是好奇的走上去。


一位出家人正在為路旁的一座菩薩像做彩繪,他叫住我,要我幫他看菩薩的兩道眉是否高低一致。他用寬紙膠帶中間割出鏤空的眉型,將眉型貼好位置後才要上色。我看了一下說:眉骨要再高些才好,兩眉間要再開些,眉尾太下垂雖慈悲但没精神,眉尾太揚則太精明。


在“左一點、右一點、上揚些、下垂些”後,我請他下來看一下,若也認為OK,那就可以了。


於是我又向下走,順著一位整理菜園的先生所指的方向要去看瀑布,但在溪邊林間穿來穿去的找不到望古瀑布,只好回火車站等車。


好安靜的火車站,釣客們安靜的釣魚,農夫安靜的種菜,出家人安靜的彩繪著菩薩,那兩座廢棄的塔柱也一直安靜的柱立著。而我到這望古來,好像只是為了那菩薩的兩道眉:眉骨要高,眉間要開。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