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晚報社論】2009.04.17 02:42 pm

張栩勇奪「十段」頭銜,才二十七歲,不只在日本圍棋界打下一片天空,而且其成就已經具有歷史性分量了。

看到這樣的成就,我們忍不住又要問:「如果張栩留在台灣呢?」

這個假設問題很容易回答。最有可能,今天沒有人知道張栩是誰,他的職業跟圍棋無關,頂多自己休閒時下下棋,可是周遭也找不到什麼人能夠跟他匹敵的。還有一種可能性,他在台灣有限的圍棋界浮沉,偶而參加比賽,生活靠教小孩下棋勉強維持,一樣沒什麼人知道他是誰。

如果留在台灣,連張栩都不會知道究竟自己的圍棋天分有多高,因為這個環境沒有提供他發揮挑戰極限的機會。還好張栩沒有留在台灣,所以我們今天還能看到他在日本闖盪得到的光采,替他高興,因他的台灣背景感到驕傲。

為什麼這麼多人才都必須離開台灣才能發光發熱?歸根究柢,因為我們社會對於「人才」的看法、定義太狹窄,社會提供的機會仍不夠多元,教育中從小就急著把孩子們限制在「有用」的道路上,而那「有用」的職業空間往往既狹小又無。

棒球不是「有用」的才能,圍棋也不是。若單以職業出路而言,現在好像連人文訓練也不算是「有用」的了。如此製造出惡性循環,偏狹的社會觀念限制小孩發展,沒有機會多樣嘗試的孩子長大了,當然對開創社會多樣性不容易有什麼貢獻了。

圍棋是一種需要高度專注能力的技術,而且對弈中嚴格考驗意志力與鬥志。像日本那樣連圍棋天分都充分鼓勵發展的社會,自然會有更多小孩接觸圍棋學習圍棋,日本社會在這些方面的表現也就突出並且領先了。

台灣雖歷經號稱「多元入學」的教改,但如果社會上不能欣賞、珍視多元才能,教育體制還是以智育為中心,台灣小孩的許多特殊天分就沒有辦法發掘出來。最近受美 國歐巴馬 夫人賞識而走紅的台籍服裝設計師吳季剛,就是因為在台灣學習適應不良而變成小留學生的。多少孩子內在最強大的生命能量,被關鎖住了,從來沒有機會被發現被肯定。這樣的狀況,是多麼可惜的浪費。成年人實在應該多想一想,希望有朝一日,「如果張栩留在台灣」能得到較樂觀的答案。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