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析:二二八事件的本質,是「被治者」對「統治者」失政敗德的慘烈抗爭事件;至於此一事件發生當年的族群對立,主要亦是出自「統治者對被治者」的失政敗德所致,而非緣於族群的原罪或宿命。請全民謹慎思考,勿再有族群之間的衝突!

 

 

反貪腐:二二八的真精神!
















【聯合報╱社論】

2008.02.27 02:05 am
 


又到二二八。民進黨主政八年,證實了一件事:台灣政治應從責成「統治者對被治者」的執政責任找出路,而無法在「族群鬥爭」找到出路。

「二二八」一直被民進黨定位及操作為「族群鬥爭」。在事件發生當年,雖確有「省籍因素」,但此一事件的本質卻在統治者的敗德失政,而當時失政敗德的統治者正是「外省人」;然而,在六十年後的今天,以「台灣人」自命的民進黨,成為統治者,亦面臨失政敗德的強烈指責,正可印證:「族群鬥爭」絕非台灣政治的出路,全體國民應當不分族群,共同站在「被治者」的立場,一起節制監督「統治者」,這才是台灣政治的大道正途。

六十餘年前,「外省人」的國民黨「統治者」失政敗德;六十年後,「台灣人」的民進黨「統治者」亦失政敗德。這不是「外省人vs.台灣人」的問題,而是「統治者vs.被治者」的問題。

二二八的真精神是反貪腐,當年常見的時事評論語彙是「反窳政」。換句話說,二二八事件的本質,是「被治者」對「統治者」失政敗德的慘烈抗爭事件;至於此一事件發生當年的族群對立,主要亦是出自「統治者對被治者」的失政敗德所致,而非緣於族群的原罪或宿命。

民進黨「紀念」二二八,主要的手法就是「剪裁歷史」,且強制「歷史停格」。將蔣介石及國民黨「停格」在「二二八元凶」上,又完全抹殺了後來的一切建樹與彌償;亦將台灣的族群關係「倒帶」至六十年前的二二八時代,完全無視於六十年後的「外省人」已非當年的「外省人」,六十年後的「台灣人」亦已非當年的「台灣人」。

尤其,這八年來,民進黨當家執政,失政敗德,卻仍然只知攻擊「外來政權」,而不知對自己的失政敗德反省改過。近幾年來,民進黨簡直是始終操弄「台灣人」的悲情意識,去對抗其實根本只是憑空捏造的「外來政權」,或攻擊已經相距六十年的「二二八統治者」;卻彷彿渾然不知民進黨已經當家主政了八年之久,既已身為「統治者」,就必須對「被治者」負起重責大任。

這種「泛二二八史觀」、「唯二二八史觀」,使得民進黨始終以「被迫害的台灣人」自居,而未能正常地承擔起「台灣人的統治者」的角色。因而,民進黨今已沉淪為一個「貪腐的統治者」,竟然仍然擺出一副「被迫害的台灣人」的面孔;面對百萬紅衫軍反貪腐的民主抗議,更竟然斥之為「中共同路人」。

若將二二八定位為「被治者對統治者的慘烈抗爭」,這將是一個彌足珍貴的民主營養與歷史資產。二二八的年代,台灣人民抗議國民黨政權的失政敗德;六十年後,台灣人民又站出來抗議民進黨政權的失政敗德。昭訓萬世,來者足戒。反之,倘若將二二八定位為「族群鬥爭」,二二八就成了「撕裂被治者」的永世詛咒,台灣的政治亦將陷於無盡無止的內耗空轉之中。

在民進黨操作下,二二八訴諸族群鬥爭,其唯一的政治效應就是「撕裂被治者」;最近兩年更是變本加厲,二二八的另一政治效應,竟然是包庇「貪腐的統治者」,這當然也是訴諸族群鬥爭。

且看美國大選。美國黑白鬥爭是一篇血淚史,其慘痛遠逾於台灣的族群問題;但是黑人後裔歐巴馬的異軍突起,不但已成美國人的「共業救贖」,而且也象徵了美國民間真正從草根底層重建了政治正義、國家精神與文明價值的詮釋權。美國能夠跳脫族群鬥爭的百年煉獄,台灣難道不能?

如今,二二八畢竟業已經歷六十一年的激盪沉澱,台灣人民理當從民進黨手中,收回二二八的詮釋權,不容民進黨再以族群鬥爭的訴求來操弄二二八。

二二八的真精神是反貪腐,亦即反抗不義的統治者,這才是二二八的真詮釋。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