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紀迺良、陳家齊、郭瑋瑋整理】2009.05.15 05:17 am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14日舉行中外媒體記者會,針對全球金融危機、兩岸經貿發展、中美關係、人民幣何時會取代美元等議題,暢談他的看法。


記者會摘要如下:


問:你認為全球金融災難已經結束了嗎?全球經濟最壞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嗎?


答:當然還沒結束,仍可能出現更壞的狀況,特別是信用卡債、商業房地產與新興市場(尤其是東歐)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損失,現在經濟情勢就好像急診病患的病情穩定下來,但病勢沈重,想康復出院遙遙無期。


中美關係不是零合遊戲


問:全球經濟衰退重創全球貿易,這對台灣以出口導向的經濟體而言,代表什麼意義?


答:高度仰賴出口的經濟體即使未發生金融危機,也難逃全球衰退的衝擊,我們需要的是全球經濟策略,畢竟我們身處在地球村裡,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


人民幣短期不會變老大


問:台海兩岸想要加強經貿聯繫的政策,是否為因應當前景氣衰退的最佳辦法?


答:顯然不是完備的作法,我只能說,應該設法強化與享有高成長率鄰國的經濟關係,也許可能透過政治措施,但不見得具有經濟上的意義,不能推動反常的事或扭曲關係。


問:美國一些決策官員認為,中國的崛起不會動搖美國的地位,包括經濟領先地位在內,你同意這種看法嗎?或者在本質上,中美關係會是一場零合遊戲?


答:中美關係有許多面向,不會是一場零合遊戲,中國崛起對美國的影響有好有壞,中國擴大世界經濟的規模,十多億人口想邁入現代社會是件好事。中美會在很多領域互相競爭,若現有趨勢不變,中國終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美國不會再獨霸全球。


問:未來十年,人民幣與美元何者會成為超級貨幣?


答:人民幣可能要花好幾十年才能自由兌換,我也不認為,人民幣應該在短期內開放自由兌換。在中國,有人問我人民幣可否取代美元成為全球領導貨幣?我說我有生之年不會看到。要成為國際貨幣需要非常深廣、非常流動的債券市場,還要有很高的信用。即使歐元都還不能跟美元平起平坐,因為歐元的債券市場分散局限在各國。


通膨危機即將爆發是錯覺


問:美國的金融監管體制看起來似乎是個錯誤,甚至是個笑話,目前哪一國的監管模式值得台灣效法?


答:有些國家在這方面的確做得非常好。西班牙經濟深陷危機,但銀行體系顯然非常強健。我個人的帳號設在Sovereign銀行,是因為地點方便,不過他們現在也開始廣告說他們是西班牙國際銀行(Santander)擁有,屬於世界最安全的銀行。加拿大在銀行管制方面也做得很好。顯然「原則性」(principle based)的管制比「規則性」(rule based )的管制有用,畢竟法規總有漏洞可鑽,所以監管機關要有權力阻止銀行欺騙大眾。美國相信市場永遠是對的,政府監管只會製造麻煩;現在不相信這種說法的國家反而擁有穩定的金融體系。


問:巴菲特曾說,振興經濟方案可能引發嚴重的通膨問題,你同意嗎?


答:你可以想像擴張貨幣政策導致通膨,但現在沒有這種情況。擴大央行資產負債表、增加財政赤字會導致通膨的想法,已被日本經驗所推翻,目前這樣作的紐西蘭也未引發通膨。這是一種錯覺。大蕭條初期,即便價格都在跌,還有人警告會發生通膨。這些人淹水卻喊失火,現在也是一樣。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