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9 工商時報 【李書良】


     「大陸人歹帶!」向來是許多台商心中的老生常談,尤其最近頻傳的大陸勞工罷工事件,更讓許多台商心中堵得慌。對此,在深圳奮鬥超過20年的艾美特電器副董事長蔡正富表示,新一代農民工雖然和過去不同,但問題是企業老闆和幹部有無意願去了解這個群體,甚至提供給他們一個可實現的憧憬目標。


     來到深圳寶安區,這裡是台商群聚的大本營,稍早不久前,該區龍華鎮因發生富士康員工墜樓事件而成為中外媒體的焦點。蔡正富工作的艾美特位於另一角的石岩鎮,這家自創品牌的企業擁有約7,000名員工,全球有將近兩成的電扇來自這裡。


     「談到農民工問題,很感慨啦!」台南人蔡正富1987年就到深圳打拚,那時他才37歲,卻是深圳台商協會的創立人之一。


     過去


     員工淪為小螺絲釘,幹部動輒怒斥責罵,身心受創


     他回憶,早期招來的大陸員工,幾乎都只有初中畢業,遠從內陸農村出來的半樁小子,年紀從17歲到20歲都有。這群小夥子外表不修邊幅、邋遢,舉止粗率,站在路上都不會讓人多瞧一眼,但是心思單純,出外就是要掙錢存錢、寄回給老家父母,身上還背負著養家的壓力。


     「那時一胎化後遺症尚不明顯,對小孩還沒那麼寶貝,農村養小孩就是要幹活持家。」蔡正富表示,剛到深圳那陣子,他早晚和這些來自農村,有如他弟弟、晚輩般的農民工少年攪和在一塊,大家一起吃睡工作,「搞到後來,誰的習性如何、家庭狀況、有沒交女朋友等,我都清楚。」


     他說:「有位小兄弟的爸爸從老家寄信給他,說他每年省吃儉用寄回去的錢,比老爹省下來的還多,現在已經幫老家蓋了新房舍,要他在工廠跟著領導好好幹,努力掙錢改善家裡生計,信末還跟我說謝謝。」


     有了這種直接接觸農民工的經驗,讓蔡正富對這些底層者的心理有較深刻的了解。他指出,在中國社會,這些漂流異鄉的農民工是社會的底層,在一般廣大民眾的印象與通俗作品的描寫中,他們的集體形象長期以來是蓬頭垢面、骯髒卑微、文化水平不高、心思愚魯的一群人。


     蔡正富坦言:「其實他們也是人,不管是過去的農民工,還是現代的80後或90後,都需要被關懷與了解,然而,這所謂的感性關懷,恰巧是台式管理的弱點。」


     長期以來,台商的軍事化管理以嚴謹高效著稱,並且成為許多中外企業取經仿效的對象。然而,這種嚴格要求紀律與效率的管理,往往忽略個人存在,員工淪為生產線上的小螺絲,幹部更動輒對員工怒斥責罵,在長時間的工作環境下,員工身心無法得到紓解。


     另外有一種現象同樣值得注意。這幾年來,大陸台商一直高喊要進行本土化,但真正能夠落實的卻是少數。


     蔡正富說:「很多台商所謂的本土化,不過是丟出幾個中低階幹部的位置給大陸人,中層以上幹部還是台灣人當道,大陸人苦幹10年都未必能爬上副理位置,結果淪為口號。猶有甚者,有些台幹優越感十足,過去還曾有過台幹科長當面『訓斥』陸幹副理的。這種企業文化底下,本土化既不徹底,更談不上了解基層員工。」


     艾美特的本土化在深圳台商圈中算是扎實的。目前公司5位副總當中,有3位是大陸人;經理與副理級的中層幹部,有一半以上是大陸人,而且有些就是當初一起和蔡正富打拚過來的農民工小夥子,在經過長年歷練後,如今都是企業的中間份子。


     現在


     民工在家都是寶,不再『熱愛加班賺錢』,更有自我了


     在蔡正富看來,這次農民工的罷工潮,其實是該群體對企業制度與社會環境的反撲。他提到,今天的農村不比當年,生活條件轉好,訊息亦較為暢通,加上受到一胎化影響,現代的農民工在老家同樣是父母的寶貝,他們出來闖蕩,只是想見見世面,找找其他出頭機會。這群年輕人養家餬口的壓力比上一代減輕,但卻更有自我想法。


     「有些小夥子心情不好,晚上就出去跳了一通宵的舞,隔天乾脆補眠不上班,這與過去『熱愛加班掙錢』的民工完全不同。」蔡正富笑著說,農民工懂得農民工,艾美特的做法,就是讓已成為幹部的「前農民工」對新來的現代農民工上課,用彼此熟悉的語言去溝通,同時以自身經歷激發後進「有為者亦若是」的鬥志。


     蔡正富說:「錢對農民工來說當然很重要,但絕非唯一。」他認為,當前企業為員工加薪可以視實際狀況,「但這僅能安撫一時,不可能下次出事再用錢來解決。最主要的,還是企業管理者的心態和內部文化要進行調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kyslin 的頭像
markyslin

馬克林的世界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