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Julie2007.09.23 03:07 am


 

我是站在銀行第一線的櫃員,在接過鈔票的剎那,鈔票上的味道,毫無掩飾的訴說著它的旅程,不管是海畔魚市場,或是菜市場攤位,或是花園洋房的泥土地,一站站的旅途,都經由它散發特殊味道。


我們的分行接近海洋,常和漁夫往來,時常接過一疊疊鈔票,魚腥味就撲鼻而來。我們衣著優雅,微笑著將它們放進點鈔機,看它霹靂啪啦的數著,卻見小小的魚鱗屑飛散開來,化為一點點的雪花,飄落在深紅色的地毯。


我們只能在心裡輕輕嘆口氣,相信手中鹹濕的鈔票去過美麗的海洋、看過湛藍的海水,再進入晨曦中忙亂的魚市,最後落腳高雅的銀行櫃台。


也曾有一次,年輕又帥氣的行員接過一疊陳舊的鈔票,她專業地「啪」一聲展開鈔票,只見一點小小的肉屑,落在整潔的桌面上。她先是一驚,繼而拿起衛生紙清除小肉屑,神情有些尷尬,菜市場嘈雜又腥羶的味道,立刻瀰漫高格調的銀行大廳。


看似賣豬肉的客戶,不好意思地解釋,他如何在忙亂中讓鈔票沾了肉屑,並連聲抱歉。受過專業訓練的我們,也順勢聊起在市場的所見所聞,兩人一搭一唱地化解方才尷尬的氣氛;倒是沾過肉屑的鈔票,正靜靜的躺在櫃台抽屜中,等待下一趟驚奇的旅程。


另一個故事是,在舊版新台幣將停止流通的半年前,A君由提袋中拿出一疊疊舊鈔準備存款,一股霉味立刻撲過來,嗆得我們皺起眉頭,但身處顧客至上的服務業,我們強忍空氣中的灰霉味,點數著近百萬的舊鈔。


根據A君的說法,他家後院的土地埋有不少舊鈔,挖出的鈔票才會有一股土霉味。後院埋一大堆舊鈔,好像推理小說中的情節,我們半信半疑,對那個埋有舊鈔的後院,還真有一探其神秘的興味。


而最令人難忘的味道,就屬一堆「屎味」的鈔票。那存款的客戶模樣我早已忘記,但那一堆鈔票一放上櫃台,屎味立即四射,人人面面相覷,不得已以手掩鼻,或轉過身去,或遠離櫃台呼吸新鮮空氣。連後頭的同事,也聞味而來,察看到底是何味道。


一堆人憋著氣,捱過十數分鐘,送走來客後,洗手的洗手,搧風的搧風,噴香水的噴香水,好像整個大廳的空氣已被屎味攻戰,我們正奮力搶救。只是,它久久不散,成了記憶中最特別的味道。


鈔票的記憶盒由味道堆疊出它的旅程,勾動交易雙方似曾相似的場景,也連結他們共有的情感;雖然它很細微,卻是每日上演,如果你細心的呼吸,就會知道。


2007/09/23 聯合報】@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