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記者/藍鈞達、傅沁怡】2010.01.13 04:22 am


中央銀行擬妥抗熱錢方案,除在匯市的干預一波接一波,從盤中電話關切交易量、收盤前買匯調節,和盤後把集中交易的銀行找來喝咖啡;央行總裁彭淮南親擬新聞稿中,整理的「外界觀點」,也由「彭三條」一路擴充至「16條」。


從央行多次發布新聞稿對熱錢「道德勸說」的內容來看,彭淮南似乎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情有獨鍾,認為史蒂格里茲的意見最讓他「心有戚戚焉」,三次引用外界對熱錢論點時,都選用他的談話。


彭淮南這次鐵了心要「做點什麼」,避免熱錢持續流入造成台灣資產價格泡沬化。問題是要怎麼做?從管制資本帳的方向來看,央行開放資本帳前的措施,值得參考。


央行和財政部民國842月取消外資投資股市總額度100億美元限制,和調高外資機構投資上市公司持股比率時,曾採取配套,要求匯入後的一定期限(當時是三個月)內,投資股票金額不得低於匯入資金的75%,否則央行得於必要時,強制將未達比率部分資金無息轉存央行。


對央行來說,當然不希望走回資本帳管制老路,免得被說是「開自由化倒車」,另一方面,央行可以取消相關限制,在穩定金融的前提下,自然也能回復部分限制,彭淮南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下令關閉原本已開放的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NDF)市場,便是最佳範例。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