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群人等著要過河,船伕把渡船從沙灘上推到河裏。

河邊的小魚小蝦小螃蟹,因為兩岸船隻的往來,紛紛被壓死了。

等候乘船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位秀才和一位禪師,秀才看到渡船壓死魚蝦的情況,

就問禪師:

「師父,您看船伕把船推下水的時候,壓死那麼多魚、蝦、蟹類,您說這樣的罪過,是乘船的人的?還是船伕的?將來這個殺生的罪業,是要歸於乘船的人,還是船伕?」

禪師指著秀才:「是你的罪過。」

秀才很生氣的說:「怎麼會是我的罪過?我既不是船伕,我也沒有乘船,怎麼會是我的罪過呢?」

禪師喝叱道:「因為你多管閒事!船伕為渡人到河岸,心裏沒有殺意;乘船的旅客,只是過河辦事,也沒有瞋恨殺生的意念,他們無心,本來無過,就像虛空太極,任白雲烏雲更替,並不妨礙原本淨朗的天色。

紅塵人世間,本來就世事無常,人力之微弱,難扶一切眾生之善,秀才看不清~~大道本自然,任那無記之事攪擾心靈。

身心靈的清淨,能悟徹世事真理,進而不迷惑顛倒於~凡俗事物之中,秀才妄生是非之心,憑添煩惱閒事。

原本佛陀制戒,是要我們減少對食物的貪慾,用心去修行,將生活所需,降到最低的溫飽。

但有些人為了持午,卻麻煩其他人打果汁、熬米湯,自己卻高高在上去修行,打雜等庸庸碌碌的事物,由他人為自己去做,這種行為並不可取。

古代的祖師大德,搬柴挑擔,為眾生做一隻老牯牛,我們何德何能?又有多少福慧~可以如此浪擲?

人世間~也有不少像秀才一樣的人物,喜歡論人~~長短、善惡,卻不自知~~是非、真假,讓自己身心不自在。

罪業由心造,我們這顆心;像精於工畫的師傅,塗滿青、紅、紫、綠的色彩,

想要回復新的純白無瑕,只要停住內心畫師的雙手,那些五顏六色~自然消褪。

花開花落,世間事自有定數,誰的罪過?甲也好,乙也罷,都不關我們的事,

何必平地起風波,讓自己的心~朝也寒雨,晚也冷風,不得寧靜!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