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民主素養比之於台灣,當然是天壤之別。台灣的種族主義一樣帶著偏見、排外、法西斯色彩,然而台灣卻缺少法國的批判精神,還多一種鄉愿式的自大自戀。
 
看看法國人反右大遊行的口號吧:「無論是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我們都是移民的後代。」
 
法國族群的組成相當複雜,幾世紀以來,不僅有法蘭西民族,還容納了義大利、日耳曼、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最新的移民是一、二十年來才大量增加的非洲、阿拉伯人。但法國人卻連這些都接納,稱之為新移民。而無論幾百年前的第一代,還是現在的移民,都是移民的後代。
 
反觀台灣,五十年前的移民,現在還被排擠為外省人,甚至有人說,高雄的災難是因為五十年前的外來人口太多了。這是何等狹窄無知的胸襟!
 
法國選舉中還有一個批判的標語非常有趣:
「你最愛的上帝是猶太人,你的汽車來自日本,你吃的庫斯庫斯來自阿爾及利亞,你的民主來自希臘,你的咖啡來自巴西, 你的手錶來自瑞士, 你的襯衫來自印度,你的收音機來自韓國,你的假期是土耳其、突尼西亞或摩洛哥,你的數字來自阿拉伯,你的文字來自拉丁文,而你卻責怪你的鄰居是外國人。」
 
台灣有什麼不同?
 
法國人有這種心胸自省,台灣呢?都一起生活五十年,誰還是外來者?
 
我有一個朋友在 ' 榮民之家'工作,每當我去拜訪他時,看到這些老榮民心裡總有一股滄傷、悽涼感,莫名由心底發出。
 
當初的戰爭,迫使他們離鄉背井來到這個 ' 寶島',一住就是五十年。有人另組家庭,有人孤獨一生。
無論如何,建設這個'寶島'這些榮民付出了絕對的勞力。如今,人老了,一個個凋零,尚未走的,大多數都帶著滿身病痛。沒有親人、沒有明天,看到隔壁床位被抬走的老夥伴,心理想的是明天是不是輪到了自己,或是蒙主寵召、或是閻王會面。
 
八二三炮戰槍林彈雨中,以生命保住台灣,讓我們沒有在四十年前被中國共產黨統一。
是他們讓我們安安逸逸幾十年,才能受教育成了知識份子,富裕成了高雅的紳士淑女,現在我們卻成了忽略他們、鄙視他們、排擠他們的人。
 
台灣東部太魯閣的美景,常叫人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當我們在暢遊這些地方時,可曾想過當初是哪些人滿足了我們的視覺感?
無論有人稱呼他們為 '米蟲', 無論有人稱呼他們為'老賊',無論有人稱呼他們為'外省豬',無論有人稱呼他們為'凋零的老兵',而我們,正走在他們流血流汗,所開出來的路上 ..........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