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記者何蕙安/台北報導】2008.11.15 02:51 am


特偵組偵辦竹科龍潭基地購地弊案,昨(14)日第三度約談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到案,他坦承,92年為了拯救跳票的達裕開發,取得龍潭購地案,的確在前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的引薦下,匯4億元佣金到前第一家庭的人頭帳戶。「我知道這是不名譽的事,我要向所有人道歉。」辜成允說。


辜成允強調,4億元是他私人的錢,與達裕跟台泥都無關,而且是佣金,並非政治獻金。他也沒有因此獲得非法利益,當時每坪成交價4萬多元,還遠低於每坪6萬元的市價。事發至今,他也沒有跟辜仲諒聯絡,「每個人要做自己的決定。」


辜成允昨天離開特偵組時接受採訪,道出匯款原委。他指出,達裕原本是由中信辜家與和信辜家合資,自從90年底兩辜分家後,達裕就變成他的責任。但達裕的財務狀況很差,他因此背上251億元的負債,而927月達裕連續跳票,他個人有55億元擔保,但有31億元無法償還。


928月,辜仲諒在他焦頭爛額之際介紹蔡銘哲、蔡銘杰兄弟給他認識,辜仲諒告訴他,已經跟蔡氏兄弟談好,可以留住廣輝台灣面板廠1,000億元的投資,但要4億元的佣金。


辜成允說,因為當時達裕狀況太差,隨時都可能破產,他沒有其他的選擇,就根據蔡銘哲的指示,分次匯款到國外帳戶。但不知道這些佣金是給誰,當時他壓力很大,只是覺得蔡氏兄弟是幫忙解決問題,並不了解他們的背景。


直到前總統陳水扁洗錢案爆發,他才察覺可能與當時的匯款有關,思考許久後,他決定誠實以對,主動找特偵組說明案情。辜成允說:「我做了不名譽的事,這是我的個人行為,卻造成社會困擾,我內心非常不安,要跟所有人道歉。」


向扁家輸誠 和信辜家有苦衷


【聯合報記者丁萬鳴/台北報導】2008.11.15 02:51 am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昨天公開表示,民國九十二年因為集團陷入多事之秋,才急於處理龍潭科學園區的土地。據辜家老臣的說法,辜成允當時所屬的和信集團的確面臨龐大的資金壓力,為了售地求現,不得不配合支付扁家佣金,希望土地出售案能順利完成。


一位已退休的台泥幹部表示,和信辜家因為辜振甫的關係,一直被歸類為深藍企業,民進黨執政後,公司經營碰到很多政治阻力,包括達裕的土地處理,也受到不足為外人道的刁難。辜成允匯出四億多元「佣金」向扁家輸誠,實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不願具名的辜家老臣指出,民國九十年和信集團分家,前台泥董事長辜振甫(辜成允父親)所屬的和信集團財務正處於低潮,也退出獲利最大的中國信託,避免自己的財務問題拖累辜濂松家族。


龍潭科學園區本來為辜家的達裕工業區,屬於辜振甫、辜濂松叔姪兩人共有;分家後,辜濂松把達裕的股權移交給辜振甫家族,但和信集團受到九十年全球不景氣衝擊,加上當時辜振甫的長子辜啟允豪爽助人發生不少虧損,元氣大傷。


後來辜啟允過世,辜家老臣指出,辜振甫受喪子之痛的影響,身體狀況急速惡化,把家族的事業經營大權交給了次子辜成允,但和信集團財務原本不穩,加上當時和信的核心事業台泥集團投資七百多億元的和平水泥專業區剛完成,又面臨到進口水泥的傾銷打擊,資金周轉壓力十分龐大,因此辜成允決定儘速處理達裕工業區土地,並且轉讓經營不錯的和信電訊給遠傳,換取資金挽救家族事業危機。


據了解,達裕工業區開發近十年,但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一直吸引不到廠商進駐投資,成為和信集團的包袱,後來還曾發生跳票危機。


後來,國科會為吸引廣達旗下的廣輝電子投資,有意徵收達裕工業區,讓處於多事之秋的和信辜家出現一線曙光,但辜家相關人士指出,因受到政府預算制度和行政法規的限制,國科會收購達裕的案子一直沒有辦法順利完成。辜成允才在當時中國信託總經理辜仲諒的引介下,搭上了蔡銘哲這條線。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