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林(markyslin)


年前就感覺曉柔已經能自己把握時間,


所以我都不太管他,


年後他報考研究所時,


也沒有特別和他討論,


報名後才知道,


他只報考台大和中興,


而台大又選了招生名額比較少的乙組,


心裏不免有些嘀咕,


但總覺得孩子大了,


應該有自己的想法。


 


星期五下班回到家,


看到桌上有pizza


才知道曉柔考上研究所,


而且台大和中興都錄取,


實在是太高興了,


 


當晚躺在床上睡不著,


這一生的點點滴滴全都湧上,


 


想起我大學聯考前晚,


父親喝得酩酊大醉,


為了避開他的打鬧,


孤單一人躲在草叢中,


兩眼淚痕斑斑,


無助看著高掛在天上的月亮;


 


想起自己為了芝麻小事無端生氣,


出手亂打兒女的幕幕景象。


 


啊!


為人父的為什麼總是做了最不好的示範!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