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銀行家們對未來的平衡發展肩負希望


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在“亞洲金融論壇”上的演講


2010120日,香港


女士們,先生們:


早上好!


今天,我想和大家談三個問題。第一,現在對中國銀行業能否持續發展備受關注。第二,對於截至目前的信貸快速增長存有懷疑。第三,對於如何看待當今的銀行業監管尚有爭議。下面我將逐一談談我的看法。


首先,我們來看中國銀行業的情況。中國是當今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中國銀行業在快速的經濟增長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融資作用。銀行業資產規模占總體金融資產約90%。隨著經濟快速發展,銀行業自身實力不斷壯大,也更為堅韌。當前全球市值排名前10大銀行中,3家中資銀行榜上有名,而且工商銀行獨佔螯頭,即使金融危機加劇時也是如此。


中國銀行業過去面臨不少的問題,包括不良貸款高企,利潤率低,組織架構僵化,思維落後等,但近些年來的進步是巨大的,實現了質的飛躍。例如,銀行資產規模由2003年的27.6萬億元上升到了2009年的78.8萬億元,而同期不良貸款率則從17.9%下降至1.58%。銀行資產收益率和資本收益率由2003年的0.1%3%上升至20093季度末的1%17.8%。資本充足率達標行由2003年的8家上升至224家,資產占比從0.6%增加到99.9%


這樣好的成績單不僅源於銀行對組織架構和思維進行了根本性的變革和開放,也離不開監管者的不懈努力。自成立伊始,我們就堅持“管法人、管風險、管內控和提高透明度”的良好監管理念,形成了覆蓋宏觀審慎和微觀審慎的監管框架,制定了清晰的監管規章制度,運用了動態監管工具箱,並重視採取及時糾正措施。更為重要的是,我們一直堅持使用一套簡單、實用、有效的監管比率、限額和指標。這些是借鑒了過去發達國家的良好監管標杆,然而這些國家在後來狂熱的金融創新和放鬆管制過程中放棄了這些標杆。


例如,除對資本充足率的要求,我們非常重視資本品質,要求資本結構簡單,一級資本中普通股和留存收益必須占75%以上,遠遠高出一些發達國家25%的要求。撥備覆蓋率從2003年的19.7%上升至2009年末的155%,這使得我們有足夠能力吸收預期損失。此外,存貸比為75%,核心融資比為60%,流動性比率為25%。對主要商業銀行規定了16%的存款準備金要求,這使得它們在緊急情況下可自動獲得流動性支持。我們還實施了動態的貸款價值比,並要求二套房貸款首付比例不得低於40%,這些都是抑制房地產投機的有力工具。


有時小的就是美的,有時簡單和根本的也是美的。上述審慎規定、比率、限額和指標以及其他審慎監管要求在近年來為銀行業奠定了堅實基礎。因此,我們的銀行業並未受到此次危機的衝擊,同時還給實體經濟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第二,信貸增長。回顧過去一年,中國大陸國內生產總值有望實現8%的增長,其中,三季度為9%,二季度和一季度分別約為6%7%。經濟的復蘇是全面的。工業生產總值從20096月至9月實現了連續4個月的兩位數增長。採購經理人指數(PMI200912月末達55.6%,創過去20個月新高。用電量在12月份同比增長25.7%,環比增長4.8%  


這些成績來之不易。在雷曼兄弟倒閉後,金融危機一度惡化,導致歐美主要經濟體陷入全面衰退。中國政府審時度勢,及時出臺了4萬億元經濟刺激計畫,採取了寬鬆的貨幣政策,幫助經濟渡過難關。在這些計畫中,信貸發揮了主要作用,為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了資金。這表現在2009年全年新增信貸9.5萬億元人民幣,與2008年信貸緊縮形成鮮明對比。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注意控制全年的信貸增長規模。事實上,一季度信貸增幅最快,月均增長1.52萬億元。對此我們及時採取了審慎監管措施,使得後三季度增幅回落至正常水準,即二季度月均9200億元,三季度月均4300億元,四季度月均3100億元。2009年信貸平均增幅為31.7%。大量的信貸供給有效穩定了市場信心,緩解了流動性壓力並推動了經濟的復蘇。


與此同時,我們要求銀行對可能出現的信貸風險保持高度警惕。事實上,當去年一季度出現信貸激增時我們就已經採取了相應措施。首先,我們密切跟蹤貸款發放可能導致的信用風險。具體而言,我們分析了固定資產貸款的相關風險,尤其是地方融資平臺和房地產貸款。我們及時發出預警提醒銀行關注突出風險。我們將190多家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的資訊收集匯總做好檢查和監測工作。針對過度集中領域、信用卡和票據違規操作、專案資本金不達標和挪用貸款進行投機的行為,我們採取了及時糾偏行動。我們明確表示:目前我們的撥備達1萬億元,因此我們很有信心應對可能的損失。儘管20101月的前10天內貸款增速仍較高,但這主要是由於去年貸款增速過快積累所致。但隨著有效需求得到滿足,這種趨勢將很快有所緩和。


第三,良好的監管。除了微觀審慎監管,我們也實施了宏觀審慎和逆週期監管措施。根據科學測算,我們發佈了動態撥備和動態資本充足監管要求。我們很快還將發佈杠杆率和流動性比率要求,輔之以傳統的比率、限額和指標。去年,我們做了兩個歷史性決定:一是禁止銀行為公司債提供擔保。二是禁止銀行將互持次級資本作為二級資本。這也將使我們更好的吸收預期和非預期損失。與此同時,我們要求商業銀行及時調整商業發展計畫、資本補充計畫、利潤分配和薪酬計畫,以備不時之需。因此,我們擴大了我們的監管工具箱範圍,並強調風險為本的監管。我們應該在出臺全新的監管框架以控制系統性風險和推動銀行支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之間把握平衡。  


最後,本次危機帶給我們四個重要經驗,那就是,不要低估風險,重視防火牆,回歸基本面和實行平衡的監管。我還想強調以下兩點。一是我們不應忽視在本次危機中表現得最好的銀行體系正是那些擁有最堅實監管的體系。二是資本和流動性水準必須與銀行資產負債表、商業模式和公司治理相匹配。有誰能比我們監管者更好地瞭解銀行這些方面呢?有誰能比我們監管者更清楚各國和國際上所面臨的挑戰呢?總之,中國銀行業未來必須深深根植於有效適度的監管之中,通過合理的監管要求抑制泡沫並避免矯枉過正。


展望未來,我們的挑戰仍然不少。除了信用風險,銀行的市場和操作風險也不容小視。我們的任務還包括引導銀行提高對小企業融資、發展農村金融、推動環境保護,擔子同樣不輕。2009年遺留下來的問題將在2010年認真去解決。2009年對中國經濟而言可能是最困難的一年,而2010年也許會是最複雜、最不確定性的一年。正如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所寫到的,“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無論如何,我們都將按照我們被證明是有效的路線圖繼續前行,並勇於推動變革創造一個更強勁的金融體系。  


謝謝大家!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