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1 工商時報 【記者黃怡錦/綜合報導】


     中國前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指出,如果根據人行參考一籃子的做法,「實際上並不利於及時應對國外匯率的變化」,建議中國政府或可實行靈活的雙動匯率目標區域制度。


     而針對貨幣政策3大工具:貼現率、存款準備金率、公開市場操作的運用,成思危認為,利率是很有效的政策工具,但不能隨便用,中國升息,熱錢就更多了。中國必須和美國、歐洲幾個主要國家同時動作。


     目前參與中國國科會主任基金項目,進行匯率研究的成思危指出,他建議中國政府可以分三步走,即初步可設立一個窄目標區,比如人民幣匯率正、負波動幅度3%;以2月的實際消費成長率4%來看,人民幣目標區在3%的波動範圍是可接受的。


     在人民幣匯率政策可能在第2季後出現變動的傳言愈演愈烈之際,中國全國人大前副委員長成思危昨日指出,人民幣應保持基本穩定,但如果完全根據人行參考一籃子的做法,「實際上並不利於及時應對國外匯率的變化」;因此,建議可實行「靈活的雙重匯率目標區域制度」。


     他進一步說明,目標區域制度也是一種匯率制度。在匯率目標確定時,根據市場供需關係決定,人行貨幣當局不進行干涉;但是,當介於貨幣目標區邊界上時,人行則採取市場手段干預,大量買進外匯或者是拋售外匯。


     成思危指出,目標區域制度涉及兩個問題:首先是目標區多大、其次為中心匯率如何確定。建議初步可設立一個窄目標區,比如正、負波動幅度3%;以2月的實際消費成長率4%來看,人民幣目標區在3%的波動範圍是可接受的。


     接下來再逐步擴大目標區,最後就進一步擴展到可自由兌換。


     另一方面,在匯率管理上,成思危引述一項曾進行的研究結果指出,中國的外匯存底6,500億美元、戰略性儲備4,500億美元、戰術性儲備2,000億美元。理應在順差的情況下,戰術性儲備可以不要;但由於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為防出現短缺,據估算過的結果,中國外匯存底總規模最多8,000億美元也就夠了,其為目前規模的3分之1


     他表示,剩下的3分之2的外匯存底就是要用掉,不然貨幣政策會受到很大限制。


     對於人民幣可以不用再盯住美元的時機為何的問題,成思危回應,要改變盯住美元的情況,要使外貿清算多元化、外國債券投資多元化,最後是資本帳戶慢慢放開,人民幣按市場供需交易,政府只有在關鍵時進行微調。

    全站熱搜

    markys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